關於部落格
降下的。掩蓋一切的。沉睡入夢的。
雪色。
  • 2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ell Me

嗯?我有說這是PM嗎?

Tell Me

2011榮仔&Angela生日補償賀文

 

  隱藏在冷風中,那是來自小心翼翼隱藏腳步聲的鞋跟發出的聲音。

  諾瓦萊斯慢條斯理地放開撫摸菜葉的手,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轉頭看向站在小菜園邊緣的那人。

  紅色長髮的年輕女性穿著成套的深色大衣,手中抱著一本褐色精裝書,在入冬午後被濃密雲層過濾數回的光線下出神地盯著他看。從這個距離看不太清楚,諾瓦萊斯只能依稀分辨她艷紫色的眼眸中有著和平常的倨傲不太一樣的神采,不過他也不是很懂就是了。

  「喔,是妳。」

  他還以為她連這座小菜園在哪裡都不知道呢,誰叫這位女王大人──似乎是叫莫許是吧──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城堡裡,就是吃飯時間也不常看見她的身影,雖然諾瓦萊斯可以理解她不想出現在混亂餐桌現場的心情,嗯,大概吧。

  「有什麼事嗎?」

  「……」

  諾瓦萊斯想,他早該預想到這段沉默。

  看來他還不夠資格揣測女人的心思。

 

 

  莫許覺得自己還不太習慣跟這個人說話,甚至是處在同一個空間面對面。

  幾個月前這個人突然出現在次元裡,莫名的突破萬難,莫名的分辨出自己不是魔王,莫名的被真正的魔王留下來變成園丁,還莫名的跟其他人變得熟稔,彷彿已經待在這裡很久了似的。

  明明是個外來人不是嗎?

  「喔,是妳。」

  其他人都是在這個次元裡面「出現」的──那個大叔跟Golden Joker她不清楚但他們至少從她有意識以來就已經存在於這個次元──只有這個叫諾瓦萊斯的人不是。而且他還沒用敬語。

  雖然他煮的東西很好吃,但是莫許不確定自己還可不可以信任他。

  要是魔王的判斷出錯,讓不該進來的進來、如同他曾讓不該離開的離開呢?

  「有什麼事嗎?」

  被這樣一問她才想起自己站在寒風中而不是溫暖舒適的書房是有原因的,但同時她也一時間找不著適當的措辭開口,只好傻傻的愣在那裏。

  「……」

 

 

  眼前的女性依然是一副冷漠的模樣,也不說前來的目的,就只是站在那裡,像尊大理石雕像跟他大眼瞪小眼。諾瓦萊斯耐心地等了幾分鐘,衡量了不至於太沒禮貌的語氣,才又開口問道:

  「那個……請問有什麼事嗎?」

  莫許眨了眨紫水晶般的眼眸,櫻唇微張,卻沒有說話,而是望了一眼地上,然後兩手向前一伸遞出那本書,以無比認真的神情瞪著諾瓦萊斯。

  「這個。」

  「?」

  「……我、想知道一些事情,請你告訴我。」

  腦中閃過的第一個想法是「應該要說『我有事情想請教你』吧」,諾瓦萊斯不明所以地走到莫許面前,接下那本書。

  「『小孩的由來』……?」

  這是什麼。

  盯著這本有些年歲磨損的痕跡,印著「跨次元兒童小知識‧第四十九冊」,看起來不像是眼前成熟女性會讀的書,疑惑膨脹得更大了,諾瓦萊斯完全無法猜測這女人想做什麼,也沒興趣玩猜謎遊戲。

  「所以……妳想要知道什麼?」

 

 

  她就知道他會露出奇怪的表情。

  任誰看到這樣一本書被遞到自己面前都會感到疑惑吧,思想不乾淨的人或許還會自以為是什麼暗示,莫許努力壓下尷尬的感覺,告訴自己今天她非要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不可,她深吸了一口氣才開口,演練多時的台詞。

  「這本書裡面說,目前所知大部分次元居住的種族都是利用人與人交合產出小孩子的,但是也有一切奇特的次元的小孩是用別的方式出現的,像是從石頭裡蹦出來、被鳥叼來、從蔬菜或是水果裡長出來等等……這些小孩跟他們的父母,沒有實際血緣關係。」

  這些話在練習的時候都只是死的文字,然而正式從她嘴裡投向另一個人的時候,莫許卻感覺到它們活生生的存在著,不斷勾引起她內心深處的情緒波動。

  擺盪、猶疑、已經無法收回。

  比起被嘲笑,她其實不想聽到任何答案。

  「你是從別的次元來的,告訴我,這些是真的嗎?」

 

 

  這是什麼問題。

  諾瓦萊斯無法理解。

  「是真的。」

  他只能用他一貫的做法,直接照字面上的問題來回答,然後提問。

  「有些次元產生居民的方式是無關血緣的,真的很不可思議……這個次元也是嗎?」

  原本期待能聽到答案的對象愣住了,莫許用被嚇到一般的表情,搖頭。

  不太冷靜地搖頭。

  「……我不知道。」

  「咦?」

  不知道?這是諾瓦萊斯想都沒想過會得到,也一時間難以接受的答案。這女人確實是這個次元的居民沒錯啊,而且聽說還是比較早出現的,身為魔王大人的女兒竟然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次元啊。

  「怎麼會不知道?」

  在他看來這個次元的居民數量這麼少,歧異度又這麼大,高達八成是用特殊方式產出的吧,有這麼難推論嗎?而且她問那位魔王大人不就好了?

  「我就是不知道啊!」

  啊,生氣了。

  不過話說回來,若是這麼簡單應該就不會問到他這裡來了吧。

 

 

  莫許覺得自己的聲音像是快要崩潰了。

  可惡。冷靜下來啊。

  「小杉是從原本是供品的鏡子變成的,所以不算,Joker的話我不清楚但是他好像跟正常人不太一樣,」

  嘗試著解釋,她如同對著自己複誦般說著,藉此作為確認也平靜下許久不曾顯露在他人面前的紊亂情緒。

  「但是,那對雙子是從樹裡面長出來的。」

  她停了一下,看向園丁的反應,然而諾瓦萊斯只是疑惑地回望她,沒有回話也沒有發問,一副等著她繼續說下去的樣子。莫許皺起柳眉。

  果然是太習慣只在自己的腦子裡想事情,導致說出口時忘了提及細節了嗎?不過這個人感覺就算解釋了也不會懂啊。

  「你不明白嗎?如果說這就是這個次元的模式,就代表我也是這樣來的了……」她微微移開視線,強迫自己盯著整齊列隊在菜園裡飽滿的一顆顆包心菜,「這樣不就代表我被騙了嗎?」

  「嗯?」

  「因為『他』告訴我,我跟他,我們有血緣關係。」

 

 

  「……抱歉,我還是不太懂。」

  諾瓦萊斯感覺得出來莫許在說很重要很嚴肅的事情,但是儘管他專注傾聽竭力理解,依然還是一頭霧水。

  她這說的意思是如果她也是像植物一樣長出來的就不可能跟任何人有血緣關係,所以說跟她有血緣關係的人就是在騙人了……這樣嗎?

  像是繞口令一樣,好複雜。

  啊,還有那個「他」到底是誰啊?是這個次元的其他人嗎?除了魔王大人之外,可能跟莫許有血緣關係的人?

  或許是放棄了向無法理解的自己解釋吧,紅髮的女性絲毫不掩飾地重重嘆了一口氣,說出了完全不相干的話語,這就叫轉移話題是吧?

  「……你知道接班人的事嗎?」

  「啊,知道。魔王大人說是侍。」

  「我聽說侍也是用很特別的方式出現的,據說那種特別是除了直系血緣之外最接近『魔王』這個身分的關係……選擇侍當接班人而不是我,是因為我沒有血緣關係嗎?」

 

 

  一直存在心底的苦澀問句出了口,莫許這才突然想起自己根本沒有義務跟這人說那麼多,甚至進一步解釋接班人的事情。

  竟然不自覺說出了深層的軟弱,明明是來問問題的吧?

  本來還想說諾瓦萊斯說不定知道一些這個次元的事,畢竟她好幾次看到魔王把他叫過去,看來也沒什麼情報可以提供。

  除了出生的方式,她也想知道多一點關於魔王的事情。

  莫許記得自己經歷過的所有細節,卻只能回溯到初學魔法的時候。她還記得年幼的她認真研讀書本上的文字,努力背誦咒語,一次一次練習,而Golden Joker在一旁看著,在她一次又一次失敗時發笑,也不厭其煩地出聲指正她。

  再之前的事,她沒有絲毫記憶。理論上記憶應該是從自我意識的形成開始吧,以前學認字寫字之類的畫面卻從來不曾出現在腦海。那個自稱監護人的魔王也不曾提過「從前」。

  就像是被剪去的膠卷一樣。

  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

 

 

  「我是不太清楚妳跟妳說的那個人是怎麼回事啦,」

  莫許好像變得心情低落的樣子,諾瓦萊斯雖然聽不懂,但是再這麼沉默下去似乎也不太好。

  「不過至少妳跟魔王大人一定是有血緣關係的,呃,不過這妳早就知道了……」

  諾瓦萊斯覺得自己很蠢,這樣的話語是安慰不了人的吧?

  「至於接班人……說不定是因為魔王這個職業實在太黑暗太悲情太不欲人知了,怕妳接了位子又後悔來追殺他所以才叫不會抱怨的侍當接班人……吧?」

  莫許那雙看不透又一直往這裡盯著,一副自己講了奇怪的話的眼睛讓諾瓦萊斯感到些許壓力,話題又這樣被結束了。

  其實他真正想說的是,不管有沒有血緣關係,擁有可以稱為「家人」的人就是萬分幸福的事了。即使血緣關係總是很麻煩,所謂的「血濃於水」大概也包含了血液比水要濃稠、更加難以抹乾淨這點吧,不過對某些植物來說很營養呢。

 

 

  沒想到諾瓦萊斯會說出這樣的話。

  莫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跟一個不甚熟悉的外來人傾訴煩惱,還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應,雖然帶來的疑問依然存在著問號,但是好像、有找到什麼的答案了。

  心底深處那個一直以來不願意去正視,荒蕪許久的角落,是不是在停止忽略之後,終於照到一點陽光了呢?

  「……」

  稍微的、透出一絲溫暖……了嗎?

  對上園丁那雙柔和的綠色眼眸,她想起這種時候應該說聲謝謝。

  「嗯……那、就這樣,我先回去了。」

  一番掙扎之後,她仍然只這麼說道,然後在對方有所回應前,謹慎地以最自然之姿轉身,掩飾尷尬離去。雖然好像有點沒禮貌,不過道謝這種彆扭的事情她本來就很不擅長。

  諾瓦萊斯應該不會叫住她吧?

  「咦?喔……啊、請等一下!」

  沒有回頭,莫許不自覺停下腳步。

  如果是要糾正她沒道謝這種事情的話絕對立刻選擇無視。

 

 

  唉?還真的停下來了啊?

  「那個……不忙的話,晚餐下來跟大家一起吃吧?」

  總覺得這話不趁現在說之後就沒機會了,儘管這只是身為負責煮飯的人單純的片面希望,希望不要有人在其他人開心用餐的時候自己待在房間裡面。不過莫許大概有她自己的理由吧,習慣什麼的也不是這麼容易改變。

  「……」

  她什麼也沒有回答。

  望著莫許在黃昏冷風中飄揚的紅髮,以及除了髮色之外跟那位魔王幾乎如出一轍的背影,雖然好像被無視了,諾瓦萊斯卻突然冒出了或許她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相處的想法。

  「呃,還有,妳的書忘了拿喔。」

  一瞬間諾瓦萊斯好似看見莫許僵住了肩膀,微微抖動的樣子不知為何讓他覺得自己好像又沒有掌握好現場氣氛才發言。

  「呵……」

  莫許再度邁開步伐,右手瀟灑的揚起。

  「晚餐,我會考慮的……書的話你之後再拿到圖書室放吧。」

  他想他聽出了字句間的輕柔笑意。

 

 

fin

呼呼呼總覺得會讓人看不懂啊。

詳情請參照(長草的)801 Family Blog

http://blog.yam.com/family801/article/39025936

http://blog.yam.com/family801/article/2887554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