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降下的。掩蓋一切的。沉睡入夢的。
雪色。
  • 21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拾鶴

拾鶴

 

           斑羽的紙鶴舞空,背負一身清秀的字跡逆風而翔,掠過相思樹梢,振翅掀起青翠葉緣擦出的低語迴響;一曲一曲的祝福賦予鶴的雙翼更加閃耀的光芒。

           因為它將傳遞思慕與希望。

           因為刻劃在鶴翼上的,是最深情的愛語吶。

 

           鶴乘著祝福的風前行,穿梭在水泥叢林的狹縫間,高飛於車水馬龍的塵囂上,滑翔經無盡延伸的公路旁,夏日金黃的豔陽折射一切的辛勞為耀眼,好比暗夜的星光。

           最後鶴來到一座蔚藍海邊的小鎮,從無風廣場前的大理石雕像輕巧繞過,沿著成排的翠綠灌木直行,朝著與生俱來唯一的方向。

 

終是在一扇白色的窗台前停落。

           帶著緊張帶著期待,鶴伸長脖子,鳥喙輕啄上透明的玻璃窗。

 

           屋子裏頭的薄簾被撥到了一旁,鶴拍拍翅膀後退一小段距離,好讓窗戶能夠順利展開,接著急切地鼓翅相迎。

           推開窗戶的是一名少女。一名有著桃子般粉嫩臉頰、烏黑長髮,隱隱的酒窩讓人忍不住想跟著一起微笑起來的美麗少女。

           看見鶴的時候她明顯愣住了,扶著窗框的指尖微微泛白,濃密的長長睫毛搧了好幾下,洋娃娃似的精緻臉孔露出了像是驚訝又像是早已有所預料的複雜神態。

鶴並沒有注意太多事,僅是興高采烈依舊地舞動翅膀,期望著少女的小手將它捧起,以同樣珍視至寶般的期待心情把它拆開、攤平,然後細細閱讀鶴捎來的話語,綻放比蜜糖更甜美的笑靨。

           那將會是鶴生命的終結,卻同時也將會是它短暫的一生中最驕傲、最幸福的時刻。

 

           「……又來了啊?」

 

           淡漠的清脆嗓音不帶絲毫情感地響起,在鶴來得及分辨其中溫度之前,纖細嬌嫩的拇指和食指捏起一邊的翅膀,彷彿只是從地上撿起垃圾一樣。

           「那傢伙寄來的情書,都已經是第十隻了,煩不煩啊!」

           下一秒,沿著輕易甩開的拋物線,鶴的世界高速上翻、旋轉,然後猛地下墜、下墜……

 

           「啪沙」的一聲,剛澆過水的花壇土壤柔軟而黏膩。

白色的窗再度閉緊。

 

           鶴濕透了。糟糕的是,它身上的墨水字跡暈染了大半,泥水髒污糊成了一片,如同它理應達成的任務,甚至是視線所及的這個曾經明亮的世界。

           失望了。失敗了。失去意義了。

           失戀了。

 

 

           「嗯?這是……?」

 

           不明的朦朧中發現地面再次遠離,卻不再是暈眩無情的速度,然而響起的聲音卻也不屬於鶴或是派出紙鶴的人所期望聽見的少女的聲音,而是把陌生的、偏低的嗓音。

           「是情書?怎麼被丟在這裡?」

           這回鶴聽清楚了,儘管意識正逐漸消逝,感受到的話語卻是輕柔如冬日陰雨後破雲而出的暖陽……

 

           鶴發現自己沒死。

           知覺回復之際,源源不絕的溫度正逐漸浸透紙製的軀體,強勁吹拂上來的風規律且溫熱,而非火舌難耐的焰熱,略顯惱人的僵硬風聲呼呼呼地咆嘯,然而鶴竟不具絲毫危機意識。

或許是因為空氣中飄滿了柔和的氣息吧。

一點一點地被風乾,鶴再度陷入沉睡。

 

當鶴恢復到能夠感知視覺部分,它才首次看見把它撿回來的人。

黑色的髮深邃的眼,與那少女幾分相似的臉孔,和將鶴送出的那雙手的主人相仿或許再年輕一點點的年紀。然而最讓鶴在意的那一點令它甚至沒注意到自己位於白色的窗內。

那是名少年。

 

           從雙翼的部分向上合攏,頭尾被拉平、下折,然後是不斷重複的翻開、拆解,折信人的每一道手續在拆信人的指間倒轉著繼承。

鶴不確定自己是什麼情緒,它被小心翼翼地攤平在桌上,以一張紙的原始姿態謙卑地展現所有承載其上形狀盡失的文字,感覺炙熱的視線在身上來回穿梭。

 

           鶴很清楚,那些全是充滿了青澀而純粹愛意的文字,即使水痕浸溺過泥漬蹂躪過,字裡行間不自覺散發出的氣息是如此的溫柔;它不確定那段滿是關心的口吻還看不看得出來,也不確定那句「我愛你」還剩下多少完整的意涵。

           閱讀的時間長得令人心焦。少年以猜不透的表情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後陷入沉思般停留在信的底端,那個名字的上頭。

 

           折信人的名字。

 

           「……」

           雖然不成功,但隨著任務的結束,鶴知道自己能看的場景不多了,它只能等著,任何可能的反應。

 

           而後少年笑了,露出孩子般的愉悅地笑顏。

           真好看。鶴是這麼想的,不知道送它來的那人是否也會這樣認為?

 

           它看著少年取出一張信紙,仔細地在上頭書寫,不時停下望望窗外,或是再次閱讀鶴身上辨識度不高的內容。它看著少年完成地信紙被折成另一隻鶴,另一隻同樣有著柔和體態,優雅拍著雙翼的信差。

 

           另一隻同樣承載愛的言語的鶴。

 

這和鶴初生時預想的完全不一樣。不應該是這樣的,然而此刻它便是。

           在最後的視覺中,鶴看著少年來到窗邊,放走了新生的鶴,以珍惜的眼神目送它消失在藍天的盡頭。

 

           「到那個人的身邊去吧。」

 

           不應該是這樣的,然而此刻鶴依然感受到了極大的幸福。

 

Fin.

 

後記:

學測前夕正值悶得發慌,用被眾人嫌棄的圖書館館訊折了紙鶴。

記得第一批是十隻。(後來增生為N隻模擬考時還造成別人的困擾ˊ口ˋ)

紙鶴的身上布滿印刷的文字,遠看像極了獨一無二的花紋。

然後坑就這樣開了。沒超過兩千字超難得。

但是有人看得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