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降下的。掩蓋一切的。沉睡入夢的。
雪色。
  • 2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正妻/

交杯酒第一個(還是五五分的)
纏綿(啊是鬼纏不好意思)也是第一個(看雪女那表情就知道了),而且只做一次就精疲力竭了wwwww
リクオ刀子弄丟也是第一個找他,學習業的時候兩人還同居,
這樣不是正妻那還有誰是?!(連名字都含在裡面了有沒有)
 
不過身為吐血役(我好像是被這一點萌到的)以及正妻他還是必須忍受老公一天到晚外遇而且後宮開很大
不是亂調情(女主角x3)就是亂收服別人(「我想要你,注意鑄鐸」),
當正妻真的很辛苦呢,不過沒關係你老公很愛你的呼呼呼(夠了你)
 
 
回到第一句,總之,我再一次的夢到正妻了owo
為了避免像上一次那樣忘記所以還是記下來好了
 
 
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我是分隔線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鯉伴/
 
 
事情是這樣的:
 
一切的起源都是讓白子為了「後宮」兩字萌上妖怪少爺(簡稱後宮)的某G
某日白子跟某G在電話裡閒聊時,提到了鳥海,然後……
 
G「我好想知道阿黑(黑田坊)以前長怎樣喔」
 
接著兩人又開始跑題跳tone,從正妻怎麼樣啦到水君廚好病等等的事情,反正有提到正妻就是。
然後當天晚上,白子就一如往常的作夢了。
 
 
 
漆黑的房間裡,只有淺淺的月光從窗外照入,厚重的門突然打開,發出吱嘎的聲音。
走進來的是一群人……不、是一群妖怪。
是過了許多年之後的奴良組三代目的幹部們(就是主要的那幾隻)。
因為某些原因(不要問我是什麼),他們離開了很久,現在終於回來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樣子也有些微的變化。
雪女冰麗長的幾乎和母親雪麗一模一樣,整個人的氣質也沉穩多了(不過大概是因為主角沒有出場)。
 
這時,白子(我有出現耶)旁邊的一個人向前走了一步,儘管他看起來並不是後宮的角色。
(事後回想……這個人長得有點像浦原喜助年輕的樣子呢<白子的夢充滿亂入角色>
這個人(那就叫他木屐帽子好了)盯著奴良組幹部裡頭,一個個子頗高、穿著袍子戴著斗笠、全身都同樣粗細、長得像一根大白蘿蔔似的妖怪說話了:
 
木屐帽子「阿青,這麼久沒見你變好多喔,」
 
夢裡的白子OS:啊你認錯人了啦笨蛋。
 
妖怪發出嘿嘿嘿的腹黑笑聲,像是聽到了一個老梗的笑話般。
然後他開口說話。
 
 
妖怪「呵呵……才這點時間不見,你連貧僧也認不出來了嗎?
 
 
夢裡的白子表情沒變。
醒來之後……==!!這也太驚悚!!!
 
但即使如此夢還是繼續下去。
 
一段模糊的情節過去了,換到另一個場景。
其他人都消失了,只剩下白子和木屐帽子和一些路人。
白子手上拿著刀,正是妖刀‧彌彌切丸(雖然長得像菜刀)。
他們站在一條長長的走廊上,光線依舊十分陰暗(這八成是因為白子對某G說過後宮的漫畫畫面偏暗),他們朝著其中一扇門走去,像是要執行什麼任務。
 
打開門之後往裡走一小段路,房間裡面是一張很普通的大床,床上躺著幾名清純可人的黑髮少女。
她們的手和身體都被黑繩子捆起來,動彈不得。順帶一提,她們都沒穿衣服,不過白子只記得她們的臉。
白子跟別人(木屐帽子好像不見了)跳上床去用刀子割開少女們的繩子,神奇的是,只要割開綁住手的繩子其他部分的繩子也會跟著鬆開。
 
這時木屐帽子(他又出現了)走上前去,抓住其中一名少女。
木屐帽子(怒)「你們有六個人,○○○(忘記什麼東西)卻有八個、就不能把剩下兩個讓出來嗎!」
莫名其妙的話說完,場面一片混亂,似乎是打起來了。
 
白子退到打開的門旁邊,門外出現一抹身影。
來人走近,原來是正妻(幸好真的是正妻的長相),還是一臉擔心的樣子。
 
白子(眼睛一亮)「正妻!你沒事嗎?
 
正妻點點頭,好像說了什麼,但是白子這時就醒了。
快樂的時光過得都比較快,好殘念。
 
 
事後白子想了很久,發現或許白子在夢裡扮演的角色,就是主角リクオ(夜ver.)也說不定。
其實……這個夢跟某G好像沒什麼關係?
 
那就敬請期待下一個夢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