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降下的。掩蓋一切的。沉睡入夢的。
雪色。
  • 21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擬人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凭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李煜《浪淘沙》
 
  隔著紗簾,能看見的只有一片黑。Molla拉過柔軟的棉被蓋住頭,然而仍是什麼也擋不住,無論是繁雜的雨聲、凌晨霜凍般的寒氣,還是濃稠到令他害怕的寂寞。
  那個人,不在。
  剛才在夢境轉壞之前,那景象正是那個人陪伴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寬闊的肩膀,大大的手掌,時而狂烈時而柔和的撫觸,總是為他帶來溫暖與色彩,在那些繁花盛放,錦簇絢麗的明亮日子。
  被那樣子的寬容寵縱的自己經常沉醉地幻想,想著那個人,是屬於他一人的。
  於是幻想產生了驕傲,驕傲延伸出了發酸的佔有慾,Molla還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對著那個人無理取鬧,沒辦法留住他便祭出冷戰宣言,好像那個人對自己的關注是理所當然似的。
  真是愚蠢。
 
  實在是被雨聲煩得快要受不了,Molla推開被子,袍子也不披就拖著單薄的身子來到了露天的陽台上。冰冷的雨在暗夜中不斷打在他的身上,即使凍到發抖,得要用幾乎無知覺的手抓緊鐵欄杆才不至於跌倒,仍是執意站著,面向無星無月,只有厚重烏雲的天,東邊。
  要是能夠出現就好了。沒有那個人,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只怪他太晚才明白。
  朝黑暗伸出了手,彷彿傳來院子裡杏樹桃花的哀哭,Molla聽得懂。細心準備了那麼久的花瓣花蕊,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給那雨水打壞泡爛了,一如他為那個人翹首殷盼卻又落空的心情。誰又看得到呢?
  「……
  臉頰上匯聚成流的雨水嚐起來意外的鹹,他不確定自己終究是哭了沒有。髮稍的花瓣遭雨滴狼狽地打落。Molla像個孩子般蹲下縮起身子,感覺身體正逐漸冷卻,這和夢裡被擁抱的溫度是相差那麼地遙遠。
 
  「可惡……Sole你到底去哪裡了啦……
 
end.
 
p.s.義大利文:molla=春天,sole=太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